帮您忙:我要咨询环保法律与技术问题:[留言] [在线]

91个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典型案例敲警钟传信号

2022-01-27 0 中国环境报

◆本报记者牛秋鹏

  2022年1月17日,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第二轮第五批公布了最后一批典型案例。

  “十四五”开局以来,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陆续启动了第二轮第三批、第四批、第五批督察,截至目前,已集中曝光山西、辽宁、安徽、江西、河南、湖南、广西、云南、吉林、山东、湖北、广东、四川、黑龙江、贵州、陕西、宁夏1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中国有色矿业集团、中国黄金集团两家央企共91个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是警钟、是信号。分析这些案例,有助于地方各级党委、政府以及相关部门汲取教训、引以为鉴,切实传导压力,倒逼责任落实。

  第二轮第五批典型案例有哪些特点?

  第二轮第五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共分5次通报20个典型案例,存在共性问题,比如基础设施建设存在短板、盲目上马“两高”项目等。

  分析这些典型案例背后的原因,一是个别地方党委、政府或相关部门思想认识不到位,落实生态环境保护责任不力,在实际工作中要求不严、标准不高、落实不严;二是对待突出生态环境问题不敢动真碰硬,对一些难度大、矛盾多的问题,解决力度不够,使得一些问题长期悬而未决;三是长效机制不健全,有的部门工作在后续投入、措施上没有跟上,部分工作虎头蛇尾,甚至出现“拉抽屉”的现象,没有取得实际效果。

  梳理典型案例的细节还发现,一些地方片面追求GDP快速发展,没有守好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典型案例中有的被通报企业是当地纳税大户,地方政府监管不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使得一些突出生态环境问题得不到解决。一些地方为应付督察,临时采取非常规手段,虚假整改、敷衍整改现象仍有发生。

  督察的目的在于引导地方协调处理好发展与保护的关系,协同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和生态环境高水平保护。对典型案例通报问题,督察将扭住不放、一抓到底,采取盯办、调度、督办等措施,指导推动地方彻底解决问题。

  91个典型案例指向哪些共性问题?

  从“十四五”开局以来通报的91个案例中不难发现,督察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督察视角可以分为“四个关注”:

  关注一:严格控制“两高”项目盲目上马和去产能落实情况。

  2021年,一方面,一些地方在盲目上马“两高”项目方面有大上、快上、抢上、乱上的势头;另一方面,对压减产能重要性认识不足,完成任务决心不大,工作推进不力。

  若任由“两高”项目盲目发展,不仅直接影响环境空气质量改善,还影响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和能源结构调整。

  14个典型案例中,辽宁和安徽各存在两个。辽宁一些地方项目管控不到位,中国有色集团下属沈阳矿业公司节能降耗推进不力;安徽淮北部分项目煤炭消费减量替代方案弄虚作假,固镇经济开发区不顾环境承载力,盲目上马工业项目。

  “两高”项目盲目上马还表现为“未批先建”。如广东云浮、山西晋中、湖北阳新和大冶等地均存在项目未批先建、盲目上马的问题。

  严格控制“两高”项目盲目上马是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必然要求,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将是今后各批次督察的重点内容。

  关注二:长江经济带发展、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等重大战略部署贯彻落实情况。

  大江大河成为督察重点。保护大江大河是事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千秋大计。《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规划纲要》是治理大江大河的纲领性文件。

  2021年3月起施行的《长江保护法》和正在审议的《黄河保护法(草案)》将形成保护大江大河的硬约束机制。

  在曝光的9个长江经济带案例中,安徽太平湖流域污染突出,铜陵荷花塘超标污水排入长江;湖南、四川存在流域污染、监管不力问题;湖北则推进磷石膏资源化综合利用不力,污染问题突出;湖北、云南存在小水电清理整改工作滞后导致生态环境破坏。

  在曝光的3个黄河流域案例中,黄河陕西韩城龙门段长期非法倾倒大量废渣破坏黄河生态,河南郑州、开封等市借引黄灌溉之机行“人工造湖”之实,山东省一些地市部分湿地公园管理混乱,均与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新要求不相适应。

  关注三:重大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及处理情况。

  重大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及处理情况的典型案例共42个,应该算是重点通报对象。

  在这些案例中,涉及重大生态破坏的案例共23个,主要包括非法采矿、采砂,过度开发以及生态修复缓慢等。广西凤山世界地质公园、贵州蒙江坝王河保护区、云南长腰山和杞麓湖等受人关注的保护区均被点名。

  值得关注的是,通报了两个关于“耕地中的大熊猫”黑土地的典型案例。黑龙江绥化、吉林松原对黑土地保护重视不够,项目建设违法占用黑土地,导致部分黑土地遭到破坏。

  19个环境污染及处理情况案例主要是水、大气、土壤环境污染情况。如陕西咸阳、河南汝州大气污染问题,宁夏吴忠、四川宜宾、山东泰安等地工业园区污水排放问题,山西忻州、辽宁沈抚、陕西渭南等乱堆乱弃工业废渣土壤污染问题。

  关注四:基础设施建设等生态环境领域突出短板问题。

  在通报的23个案例中,基础设施建设短板基本围绕生活垃圾、污水处理、污泥处置等问题。

  因污水管网迟滞建设导致污水直排的案例占一半以上,有13个。广东中山、茂名、保山,贵州毕节、安顺,陕西安康,山西太原,辽宁铁岭等地均存在污水管网建设滞后、治污设施管理不善、污水直排问题突出、水环境质量下降等问题。此外,江西南昌、山东菏泽、吉林长春、黑龙江哈尔滨、广西崇左等地存在生活污水管网建设改造滞后造成水体返黑返臭问题。

  生活垃圾处置短板突出导致污染问题丛生的案例有8个。云南景洪、湖南湘西、吉林长春、湖北孝感、河南新乡、广东清远、宁夏银川和广西等地均存在生活垃圾处理短板明显、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建设严重滞后导致环境风险突出等问题。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污泥处置案例。辽宁朝阳和四川遂宁存在生活污泥无害化处置工作推进缓慢、集中处置设施建设严重滞后、环境风险隐患突出等问题。

  2022年1月召开的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会议指出,中央将完成第二轮例行督察任务,实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督察全覆盖。尚未接受督察的省份,可以通过典型案例,把“缓一缓”“歇口气”的想法收一下,以案为鉴,发现自身的问题,并把问题整改做扎实。


To Top